整天沉迷吸邦。

umm....无聊的弄了两张表情包,辣眼睛系列。救命——

啦啦啦,个头。

嗳嗳,突然发现自己百粉了,是不是有个什么点梗的惯例?不过我写的时候应该是要中旬了,毕竟,ummm.....我12才考完,然后又是新赛季什么的。不过你们想看什么?
点梗嘛,当然要写肉!
我虽然我很想写GL少女信x熟女邦什么的,邦邦E罩每天嘲笑平胸的信,咳咳,这个的出发点是奶砸……!
不过其他梗也很想写啊,国士教廷白龙街霸轮邦???
还是囚禁play小皮鞭蜡烛伺候?????
还是,玩个什么人兽之类的,街霸小老虎霸王硬上弓?虎鞭鞭策邦邦嗷嗷叫,或者白龙双龙齐入洞⋯⋯//////什么的。
你们说呢?

爱上我的邪魅君主之肉肉番外——花语。

#信邦

#触手/藤蔓play 失禁play

#鬼信

不喜勿入!!!雷者勿入!!!




韩信死后的第一个新春。



皇城处处张灯结彩,大殿的盛宴也不过是歌舞琴声,群臣赞耀。或许是这天下就该值得用万千平民战士、忠臣义徒的血肉堆积,或许是刘邦本就如此薄情。他举杯迎新春,受用了臣下的赞赏一口饮尽。



盛宴举行到半夜方才结束,一杯杯酒下来早已喝醉。一回到寝宫就七倒八歪的瘫在床上,酒饮过多,刘邦只觉得头脑发热迷迷糊糊的,被子未盖就靠着枕头沉沉睡过去。
↓↓↓全文链接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59cd28bd72b6


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一篇小破车,也是写给我的cp儿庆祝元旦的,然后不要纠结细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顺便,这可是一辆从去年开到今年的车!第一次开完整的车,给新手司机一点爱,我会更爱你你们的!!!

楚汉大讲堂!

之前沿着楚汉历史写的信邦,就觉得还是百度的片面了,心情好会补完????(什么鬼,打死你。)寒假想科普完整的楚汉历史,作作时间轴,画画地图什么的。心血来潮还想开个楚汉大讲堂 ✧⁺⸜(●˙▾˙●)⸝⁺✧
我们的目标是什么!
吹刘邦!夸刘季!把刘老三捧上天!
私心打王者tag。


有没有小伙伴一同前行!让刘邦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道路不那么鸡摸!

黑帮怂父

地下室潮湿阴暗,静的只有轻微喘息声。十字木桩上捆绑着的男人伤痕遍布全身,无力闷哼着。一把木椅上坐着,身侧属下稳然不动。

拇指指腹压着枪面摩挲,黑黢枪口下不见人心,眉头稍蹙,软布寸寸细细擦拭过表面。
人会背叛,但武器不会。
待确认抹净方才抬头,墨镜半遮神情莫测,张口语气轻松声线却是冷冽。

“嗳,你可紧张些什么?如果不是你这忠诚的警方小卧底,我还不能把那帮条子一锅端。”
男人眼皮稍抬,苍白嘴唇动了动说不出一句话。
刚想说直接埋吧,不料特殊的手机铃声叮叮的响起。

“——大小姐驾到,统统闪开!”
连忙接了电话,惊喜的直接从椅子上摔下来。
「喂,香香啊!」
「你终于回来了哇,我老想你了!有没有吃好睡.....哎...好好我不啰嗦了。」
「现在?有空有空,很快的,我飞过去啊!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码一个脑洞,心情好会填补起来,超喜欢这样的备备!

爱上我的邪魅君主(三)


上回我讲到哪了?哦,讲到刘邦封韩信为大将军。韩信当了大将之后,这身份气场就很不一样了,自信满满的,意气风发的,刘邦看他这样心情还是小复杂的,心说是不是我太宠你了,让你尾巴都翘起来了。不过大将就该有大将的风范,所以他觉得他好像是挺喜欢韩信这样。

刘邦有了韩信之后,基本就不怎么打仗了,这是可以理解的,不然找个将军干毛线。但心情好的时候,他还是想骑上马,拿着剑到战场上溜溜的,就是下场比较惨,每次都屁滚尿流回来。
韩信拿着药酒颇为无奈的给他擦擦伤口,仔仔细细的,动作格外小心的,就怕弄疼了刘邦。而然刘邦不领情,还是嗷嗷嗷嗷的叫唤。
“主公,不是有我吗?您还凑什么热闹?”
“嗳,活动活动筋骨。”
韩信叹了口气,没再多说。

乱世期间,南征北战很是正常。刘邦和韩信其实不经常能见面,但得到韩信捷讯的时候,总是格外高兴,胜仗赢,自然是开心的,但也有点其他莫名嘚瑟的小情绪,他的将军就是厉害。

众所周知,项羽和刘邦撕逼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他两在荥阳互掐,刘邦又很不幸的被项羽的大军给困那了。

“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,带领数十万大军前来救我。”

于是刘邦立刻传令调韩信,妈的韩信,你霸道又帅气的主公要嗝屁了,速来救驾!但是呢,韩信那会刚打败齐国正春风得意着,就派使者向刘邦提条件,说齐国这地方的人奸猾伪诈,南面还有楚人虎视眈眈,想要当个假王帮您压压这里的坏气场。
刘邦一听顿时伐开森了,有小脾气了,要开始闹了,大骂道:我困在这里危在旦夕,要你小子来救,却在那里要自立为王……张良赶紧在桌子底下踢了刘邦一脚,并用手掩着嘴悄悄的说: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禁止韩信称王?
刘邦委屈的不得了,还想装个可怜样,但场合不对便顺势举着的右手依然拍了桌子,继续叫骂:瞧你小子这点出息,当王就当真王,还当什么假王!

但是该来的还是没有来,刘邦那叫一个气。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,爱情的巨轮都还没来得及开。刘邦是谁,他不能败在这儿,于是让纪信假扮成他吸引了项羽注意力,一招金蝉脱壳让他险而逃脱。
快马加鞭的,驾驾驾的,直接冲进韩信军营,二话不说夺了虎符。


韩信愣了,然后沉默。
刘邦怒了,转身就走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抱歉这一段拖了这么久!!!因为实在不知道从何写起,韩信其实和刘邦的故事并不是那么的多,然后大多涉及战事,很多地名人名战术搞得我脑袋都大了!(三)后面讲的是成皋之战,这一站百度了不少资料,发现讲起来很复杂,太历史了,就没写进去。并且我写的这一段里,可能是有历史问题的!!!如果有大佬看出来了请告诉我!!!因为我实在百度不到,列表也问不到人,要是造成麻烦了,我在这里道歉了!顺便,有几句内容我是直接摘自百度知道,我觉得回答者写的很有意思,摘过来给你们看看。
有不得当的地方欢迎私戳我,爱你们。

爱上我的邪魅君主(二)

(二)
之前讲到刘邦拜韩信为大将的事情,这事对刘邦和韩信的关系要比天还高,比海还深。

刘邦是听说过他的,路边靠太婆救济,市上钻地痞裤裆。然而他现在居然要让韩信当将军,自个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要不是怕他的萧宝贝生气,他现在就要韩信钻他裆,完了后还骑他身上。光是想想,刘邦就乐开了花。
萧何看着自家智障老大,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,“韩信这叫大丈夫能伸能屈,你要晓得他当时的那会处境,这才是明确选择,生逢乱世有时候都屈服是必要的。别看他现在身体一副受辱模样,精神却是无限光辉啊!”
听了这些话,刘邦心下有些惭愧,嘴上连连道,“对对对,萧萧你说什么都对。”
不过精神光辉归光辉,可还是压抑不了老子想要骑他驾驾驾的心啊。刘邦低着头默默想到,悄咪咪的看眼韩信,骨骼惊奇,身型高大,骑起来定是极好的。

萧何是知道刘邦的尿性,口头说喊韩信将军,就跟喊儿子似的,于是强烈要求刘阿三挑个黄道吉日,召集众将,拜韩信为大将。
刘邦对此还挺疑惑的,不禁问道,“萧萧,为啥要这么隆重啊?弄的跟娶媳妇一样。”
问完他就被萧何一巴掌糊过去了,“这比你娶媳妇还重,没了他你以后就甭想活了。”

刘邦捂着脸嗷嗷嗷的委屈极了,但还是按照萧何的话办。下头的人一听要封将军了,哟嚯,每个都兴奋的不得了,史书上说:“诸将皆喜,人人自以为得大将。”特别是曹参,樊哙,周勃他们,这些跟随刘邦多年,资格比较老的。
然而,天意就是这么的弄人,当韩信意气风发站在领奖台上领奖时,下面一个个人眼珠子都惊的瞪出来了。

“讲道理,让你当将军,寡人一百万个不情愿。”刘邦瘪瘪嘴幽幽的来了一句。
台下的观众头点的跟捣蒜似的。
韩信笑了笑,对着刘邦恭恭敬敬的,“为了对得起这份官职,我自会展现出我的才华。”说完就拿了根笛子开始嘟嘟吹——韩信吹笛,不同凡响。
刘邦听了,眉毛上扬还挺乐呵的。吹什么笛,还不如给老子吹箫呢。
一曲完毕,台下掌声如雷啪啪啪啪啪的。
“厉害了Word将军,不过嘛⋯⋯笛子会吹,这本事打仗时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!”

韩信又笑了,拿着笛子掂起刘邦下巴,一本正经道,“这首曲子叫「殴打项羽进行曲」是我特地为你所作的,对付项羽,我有绝对的把握。”
刘邦一听,眨眨眼睛,欣喜若狂,“怎么搞定啊?”
“在搞定项羽之前,我先问问你,武力,实力,仁义,勇猛,你哪一项比的过项羽。”
刘邦想了想,有点沮丧,跟漏了气的皮球似得摇摇头,“都比不上他。”
韩信看着他心说,这二货还蛮可爱的啊,于是伸手揉揉人的非主流紫毛夸奖道,“不错,还知道这逼你装不了。”
“不过比起项羽,我更加看好你。毕竟是命中注定之人,烂泥也得扶上。”
刘邦听了对着就一巴掌,“你他妈说谁烂泥。”



那日,刘邦和韩信谈天谈地谈恋爱。
韩信想着,如果有一天能够娶了这个阿三,定是要送江山为他做嫁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段历史然后往后,其实我都不太了解,一个理科生的痛。然后有些资料也不知道去哪里找,全看一本楚汉争霸来的,如有不对,有劳指出了。

爱上我的邪魅君主(一)


隐忍沉稳忠犬攻x二货脑残帝王受
信邦。文风奇特,看不下去的别忍着,吐了不好。




刘邦眼睛一抬,看了韩信好一会,又收回视线,薄唇微动懒懒的说了一句。

“红公鸡?”

韩信嘴角抽了抽,萧何眉毛抖了抖。

话说那天风和日丽,阳光无限大好。
刘二傻子和韩大瓜子终于相遇了,千古姻缘一蹴而成。

刘邦和韩信这纠缠的二人,我们先来说说韩信。
韩信这人也是奇葩,明明四肢健全却要乞讨,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盖养不起老鼠的却能读书。而且他那「胯下之辱」的故事也是流传了开来,讲的好听点是隐忍,讲的难听点是⋯⋯是个什么?只有好听说法,没有难听!
扯回来,刚开始韩信是在项羽那儿当官,项羽见他身形高大,五官英俊,器宇不凡,就让他当了个贴身侍卫。他一干就是三年啊,却没有任何升迁的希望,他就知道,项羽不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
巧了,这时就有个名字落入了他的耳中。

——刘邦。

其实刘邦遇着韩信那会还不是特别的牛叉,官就芝麻那么点大。不过好在他知道自个不行,特别爱才,广纳天下英杰,不过爱才归爱才,也没饥渴到来个人就封官的地步。
但韩信前来时,刘邦还是大手一挥,给了他个团长营长什么的官当当,在他眼里,韩信就一活脱的红公鸡,蹦个跳个的。
虽然在刘邦眼里略菜鸡,但是在夏侯婴和萧何眼里就不一样了,人才,这是人才啊!
哪里是红公鸡,分明就是火凤凰啊!不但人长得帅,文化水平也高,于是极力向刘邦推荐。韩信差不多人见人爱了,也就刘邦这个二百五见识短浅看不上他,颇不以为然,大手一挥,又随便封了个官。

尽管夏侯婴啊,萧何啊,推荐韩信唾沫都推荐的飞出来了,但刘邦脑子搭着线了般就是爱理不理的。
紫霞仙子说的好,姻缘嘛,上天安排的最大。韩信抹把眼泪,看来这也不是他命中之人了,沮丧沮丧的,委屈委屈的,骑着马蹄嗒蹄嗒的走了。
完了之后,萧何知道了,于是就有了「月下追韩信」这事。


小兵甲:“大王!不得了啦!萧丞相跟着韩信私奔啦!”

这下刘邦炸了,一下子蹦哒起来,“什么!萧何啊啊啊啊啊,你跑了要老子怎么活啊啊啊!”

炸完后他再也炸不起来,憋屈的颓废了两天。

然后小兵甲又来了,“大王啊!好消息啊!萧丞相回来了!”

听完这话刘邦又蹦哒起来了,怒喜参半的大喊道,“萧砸!你去哪了!老子气的心肝脾肺肾都出来了!!!”

萧何连忙解释着他追韩信去了,这么多虾兵蟹将不追,偏偏追一个韩信,刘邦这会总算反应过来了,韩信这人,有点厉害。
萧何一边捋着气一边劝道,这天下只能韩信帮你打,没有了韩信,你就到地沟里当个老鼠头头吧。

刘邦斜着眼督了韩信,正巧对上人视线。
紫眸浅淡,眼角上挑,无意中流露的一股风流韵味,不言不语,都是带着轻佻坏笑的。
韩信看愣了,唉,这刘阿三啊。


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,

“那老子⋯⋯就,就给他个大将军当当吧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不是文科生啊,资料一部分百度的,一部分来自我买的书,叫青梅煮酒话西汉之楚汉争霸。有些些话词是仿照的。有错误请帮忙指出!!!然后大概会是个小中篇,会把故事讲完,心情好还会有番外。

来人,把这个君主给我绑起来!

#存个梗。
#黑化生存信,囚禁play
#无聊的小段子及其后续



(一)
“报告军师⋯⋯陛下失踪了!”

宫殿混乱成一片,几乎所有士兵将领出动,却没有地方能够寻到刘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暴雨刚过,空潮湿空气中混着股泥土味,洞穴里阴暗,常有地底蠕虫爬过。刘邦手被拷在后背,脖颈上的项圈链子延伸固定在石壁上,紫发散乱 脑袋后仰半眯起眸子看着眼前男人。唇口干燥裂开,像是不顾危险处境一贯冲他痞笑着。
光线昏暗勉强能见,韩信全身赤裸,身上遍布狰狞伤疤,像是被刺中而留下的痕迹。他步步缓慢走过来,一把揪着刘邦的头发,气息温热声线冰冷。

“君主。”

“哈、雏儿⋯好久不见。”



(二)
“韩重言——”
困意犹在,眼睛缓慢睁开,明明已是白天山洞里却一片昏暗。
全身赤裸,只有一件披风随意裹在身上。肌肉又酸又麻,刚起身一动,私处如被撕裂般疼痛,伴随着锁链撞击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。
想起昨日荒谬之事,牙齿咬的发紧。加上整日夜未进食饮水,仿佛虚脱一般。

“韩重言——!”

“君主,臣在。”
韩信过来跪在面前。抬腿一脚直接踩在他身上,皮肤暴露空气一阵阴凉。

“孤饿了。”

日暮行

一个月前还是两个月前的邦信车啊⋯⋯突然被翻出来了。

干巴巴的一块肉,加酒助兴,随便吃吃:)

好吃不要钱,不要吃也不要 ʕ•̫͡•ོʔ•̫͡•ཻʕ•̫͡•ʔ•͓͡•ʔ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882082a9e56a